燕赵都市报创刊20周年:供暖无小事 我们一直在

作者:

秒速时时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05-11 23:36    浏览量:

  “家里暖气一片冰凉,希望记者能关注一下。”2015年11月13日,省会石家庄开始集中供暖,随之,燕赵都市报供暖热线也开始响个不停。“好的,给您登记下了。”记者马南坐在电脑前,刚挂了一个电话,来不及喝一口水,电话又响了起来。

  天海誉天下是个新小区,今年首次供暖,地暖一片冰凉。小张摸了一下出水口,的确一片冰凉。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来到物业公司之后,果不其然,物业真的清楚暖气不热的症结。“暖气管道的过滤网可能堵塞,因此导致进水口热,出水口不热。”物业工作人员告诉他,现在供暖公司和物业正在清理,很快就能恢复。

  当天下午7点,写完两篇供暖稿件的小张伸伸懒腰,收拾东西准备回去问问自家暖气的情况,在楼道里他碰到了同事老王。“又是供暖问题?”老王问。“啊,就那点事儿,不热、漏水、停暖,你们那会儿也做这个?”小张撇了撇嘴,有些无奈地说。“当然做,那会儿一到供暖季全报社都动起来了,走街串巷的。”老王突然提高了些嗓音,眼神儿有些闪烁。回忆起当年的事儿,让他有些兴奋。

  声明: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东方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燕赵都市报在创刊之始便以民生立报作为根基。20年前,供暖期的这些疑难杂症曾是媒体热点,20年来,供暖企业改制合并,那时老王走街串巷跑到的一些老旧小区有不少也已经拆除,一座座新楼盘拔地而起,但报社冬日问暖却从未停过。“那会儿我们直接到热企里面查原因。”老王在电梯里说,那时走在大街小巷的他们也是缩着脖子,四处打听寻找原因,确定责任方,帮居民恢复供暖。

  2003年11月,石家庄市三建宿舍暖气不热,记者李会嫔顶着寒风来到现场,因为部分居民未交暖气费,导致全小区停暖,多方沟通后,小区恢复供暖。

  对于问暖,小张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新小区大都有物业公司,问题调查起来就比较简单,而老旧小区就比较麻烦,爹不疼娘不爱,费事儿。

  “家里暖气一片冰凉,希望记者能关注一下。”2015年11月13日,省会石家庄开始集中供暖,随之,燕赵都市报供暖热线也开始响个不停。“好的,给您登记下了。”记者马南坐在电脑前,刚挂了一个电话,来不及喝一口水,电话又响了起来。

  工作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也颇为伤神。“我打了多少个了,你们电线点,马南接到了今年供暖期首个负能量爆棚的电话。电话另一端的老人将报社供暖热线当做供暖公司,先是责怪电话打不通,又强调自己家中暖气不热,要求供暖公司前来查看。“我们这边是燕赵都市报的供暖热线,不是供暖公司,您把小区名称说一下,我给您登记,记者如果看到线索会联系您。”马南尝试着理性沟通,却被对方指责推卸责任。老人在发泄完一通怒火后挂掉了电话,空留下马南坐在电脑前,用碎片化的信息,整理出这条线索。

  当天,就在马南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接听电话,安抚读者情绪的同时,线索群里的记者已经乘上公交车,踏上前往那些暖气冰凉的老旧或新建小区的路上。“阿姨,你现在在不在家,暖气还是冰凉的吗?”在电话中简单确认线索信息后,年轻记者小张裹着羽绒服开始了前往石家庄天海誉天下小区的问暖之旅。

  2003年11月,石家庄市三建宿舍暖气不热,记者李会嫔顶着寒风来到现场,因为部分居民未交暖气费,导致全小区停暖,多方沟通后,小区恢复供暖。

  当天下午7点,写完两篇供暖稿件的小张伸伸懒腰,收拾东西准备回去问问自家暖气的情况,在楼道里他碰到了同事老王。“又是供暖问题?”老王问。“啊,就那点事儿,不热、漏水、停暖,你们那会儿也做这个?”小张撇了撇嘴,有些无奈地说。“当然做,那会儿一到供暖季全报社都动起来了,走街串巷的。”老王突然提高了些嗓音,眼神儿有些闪烁。回忆起当年的事儿,让他有些兴奋。

  当天,就在马南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接听电话,安抚读者情绪的同时,线索群里的记者已经乘上公交车,踏上前往那些暖气冰凉的老旧或新建小区的路上。“阿姨,你现在在不在家,暖气还是冰凉的吗?”在电话中简单确认线索信息后,年轻记者小张裹着羽绒服开始了前往石家庄天海誉天下小区的问暖之旅。

  当天下午4点半,几经周折,小张从石家庄市供热办拿到了西岭供热管网负责人的电话,最终确定了原因和恢复时间。坐在电脑前的他长舒了一口气,敲起了键盘。可谁又知道,其实小张家中的暖气也还是一片冰凉。

  无奈,这是马南这一个多月来的感受,因为那些通过电话发泄出的负面情绪,最终都汇集到她这里。幸而事物总有正反两面,让她欣慰的是,有些小区的读者经过记者的帮助恢复供暖后,还特意打来电话感谢。这时,那些委屈和不满也都随之释然了。

  燕赵都市报在创刊之始便以民生立报作为根基。20年前,供暖期的这些疑难杂症曾是媒体热点,20年来,供暖企业改制合并,那时老王走街串巷跑到的一些老旧小区有不少也已经拆除,一座座新楼盘拔地而起,但报社冬日问暖却从未停过。“那会儿我们直接到热企里面查原因。”老王在电梯里说,那时走在大街小巷的他们也是缩着脖子,四处打听寻找原因,确定责任方,帮居民恢复供暖。

  天海誉天下是个新小区,今年首次供暖,地暖一片冰凉。小张摸了一下出水口,的确一片冰凉。按照以往的经验,他来到物业公司之后,果不其然,物业真的清楚暖气不热的症结。“暖气管道的过滤网可能堵塞,因此导致进水口热,出水口不热。”物业工作人员告诉他,现在供暖公司和物业正在清理,很快就能恢复。

  百姓冷暖是天大的事儿,创刊20年来,对于供暖问题本报从未缺席。忙碌的供暖热线,寒风中的记者,在一篇篇供暖报道的背后,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无奈,这是马南这一个多月来的感受,因为那些通过电话发泄出的负面情绪,最终都汇集到她这里。幸而事物总有正反两面,让她欣慰的是,有些小区的读者经过记者的帮助恢复供暖后,还特意打来电话感谢。这时,那些委屈和不满也都随之释然了。

  接下来他要去的是环卫局宿舍,一个老旧小区,属于西岭供热范围内。在居民家中查看暖气情况后,小张开始联系供热公司。打电话采访是个麻烦的活儿,不像当面采访,因为电话可能没人接,或者被推来推去踢皮球,最终都问不出个所以然。

  当天下午4点半,几经周折,小张从石家庄市供热办拿到了西岭供热管网负责人的电话,最终确定了原因和恢复时间。坐在电脑前的他长舒了一口气,敲起了键盘。可谁又知道,其实小张家中的暖气也还是一片冰凉。

  2015年11月13日8时30分,记者马南穿着厚重的棉衣推开报社办公室的大门,骑着电车上下班的她,腿上还绑着护膝,这让她行动显得有些笨拙。“铃铃铃铃”热线电话响了起来,没来得及脱下笨重的衣物,她便开始了一天的问暖之旅。“请问您是哪个小区,归哪个供热公司管?”马南用脑袋夹着话筒,两只手快速地在键盘上记录下这些信息,然后发送到记者群内。

  不幸的是,西岭供热的热线真的打不通。小张蹲在楼下,拨了三四遍,一直无人接听或占线,被冻得哆哆嗦嗦后,他打算吃个饭回单位继续打。

  工作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却也颇为伤神。“我打了多少个了,你们电线点,马南接到了今年供暖期首个负能量爆棚的电话。电话另一端的老人将报社供暖热线当做供暖公司,先是责怪电话打不通,又强调自己家中暖气不热,要求供暖公司前来查看。“我们这边是燕赵都市报的供暖热线,不是供暖公司,您把小区名称说一下,我给您登记,记者如果看到线索会联系您。”马南尝试着理性沟通,却被对方指责推卸责任。老人在发泄完一通怒火后挂掉了电话,空留下马南坐在电脑前,用碎片化的信息,整理出这条线索。

  在物业沟通完已至中午12点,小张把这个消息告诉业主,然后赶紧前往下一个小区。是先干活儿还是先吃饭,小张琢磨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干完活儿,这样心里踏实。

  在物业沟通完已至中午12点,小张把这个消息告诉业主,然后赶紧前往下一个小区。是先干活儿还是先吃饭,小张琢磨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干完活儿,这样心里踏实。

  接下来他要去的是环卫局宿舍,一个老旧小区,属于西岭供热范围内。在居民家中查看暖气情况后,小张开始联系供热公司。打电话采访是个麻烦的活儿,不像当面采访,因为电话可能没人接,或者被推来推去踢皮球,最终都问不出个所以然。

  2015年11月13日8时30分,记者马南穿着厚重的棉衣推开报社办公室的大门,骑着电车上下班的她,腿上还绑着护膝,这让她行动显得有些笨拙。“铃铃铃铃”热线电话响了起来,没来得及脱下笨重的衣物,她便开始了一天的问暖之旅。“请问您是哪个小区,归哪个供热公司管?”马南用脑袋夹着话筒,两只手快速地在键盘上记录下这些信息,然后发送到记者群内。

  对于问暖,小张心里有着自己的小算盘,新小区大都有物业公司,问题调查起来就比较简单,而老旧小区就比较麻烦,爹不疼娘不爱,费事儿。

  百姓冷暖是天大的事儿,创刊20年来,对于供暖问题本报从未缺席。忙碌的供暖热线,寒风中的记者,在一篇篇供暖报道的背后,又有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不幸的是,西岭供热的热线真的打不通。小张蹲在楼下,拨了三四遍,一直无人接听或占线,被冻得哆哆嗦嗦后,他打算吃个饭回单位继续打。

相关新闻推荐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