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忍辱服侍丈夫情人产女后将小三砍死

作者:

秒速时时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0-23 23:05    浏览量:

  杨敏暴跳如雷,她并不想和方平真正结束夫妻关系,可如今事情却发展到此地步。三人开始协商如何划分关系,最后达成协议,杨敏与方平复婚,之后杨要伺候小青生孩子,孩子生下来后送人,小青另找婆家,不能与方平再有来往。

  1999年10月份的一天,杨敏终于在阳邑北路找到了方平以及其新开的门市。而在这里,她又再次见到了小青。

  第二次正面接触张宪贞,民警们与其交谈后,仍未发现任何破绽,于是决定蹲坑守候。时间一天天过去,还是无任何异常,加上警力和资金紧张,警方只好暂时撤退。

  上庄村这起命案落在了午汲刑警中队刑警田春雷的头上。杨敏跑多远、藏再深,总有她牵挂的人和事,田春雷与几个经验丰富的民警分析研究后,打算从杨敏最亲密的人入手。

  1992年3月,小青到方平的水泥厂上班,之后两人发展成了情人关系。1995年,随着小青的离婚,杨敏这才知晓丈夫方平和小青的关系。她到厂里找小青理论,并不许其再来上班。小青果真消失,后到武安市里谋事。

  20天后的一个上午,杨敏正在房顶上剥玉米,一听说有人在红薯窖里发现了死尸,她下了房立即逃跑。当时她身上只有3元钱,于是徒步走到了涉县、山西长治市,后化名张宪贞,干过饭店服务员,当过保姆,做过电瓶厂的工人。2008年,杨敏来到济源市。今年年初,经人介绍,她与当地一名丧偶的工人同居。10余年来,她时刻牵挂着家乡和儿女,分分秒秒害怕被抓……“我的心算踏实了,十几年的逃亡生活生不如死。”被逮捕的杨敏平静地说。

  警方赶到现场发现,女尸已高度腐烂。经尸检分析,该人死亡时间在一个月左右。尸身上有多处创伤,根据创口的形态、特征分析致伤工具为金属利器,推测死因应是脑颅骨损伤,系他杀无疑。

  气愤不已的杨敏怒斥小青,为何还缠着自己的丈夫不放?小青向杨敏要200元钱,并表示拿了钱就走。杨敏向方平要钱,方平说没有。杨敏让小青跟其回家,表示自己给她借钱去。傍晚,杨敏从外面回家,告诉等待的小青,她只有30元。小青嫌钱少,杨敏很恼火地问小青想怎么样?小青边埋怨边脱衣服躺进被窝里。被小青的态度和行为惹怒的杨敏拿起煤灶上的一把斧头砸向小青的头部。小青奋起反抗,杨敏疯狂乱砸,厮打中两人均不同程度受伤。可能是最先那一击,最终使浑身鲜血的小青倒了下去再没有气息。杨敏见人死了,拼命抑制住内心的恐慌,连抱带拖地将小青的尸体弄到村南的红薯窖里,回家后她仔细清洗了现场的所有痕迹。

  民警们兴奋不已,决定趁热打铁再次出击,这回将突破口放在了杨敏的子女身上,可从他们口中得到信息却也非常困难。此时,办案民警及时捕捉到了一个小细节,在第一次进杨敏家时,警方曾看到屋内墙壁上挂着一本挂历,上面写着一些数字,但是,第二次、第三次再去时,写数字的那一张挂历纸已经被撕去,而此时离10月份还有一段时间,为何9月份没过完,就撕掉挂历纸,偶然?还是有意为之?

  走出杨家,警方径直去了村里的垃圾场,在臭气熏天的垃圾堆里,一口气找了3天,终于找到那张被烧过的挂历纸。通过技术手段补救,上面“0391”几个数字打头的号码被还原。

  经过确认,死者是徘徊镇徘徊村的26岁女青年小青(化名)。随后,综合多种证据,作案嫌疑人很快被锁定为上庄村36岁的村妇杨敏(化名),两个女子到底有何深仇大恨?随着杨敏的人间蒸发,此案像沉重的石块,压在了警方心中。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终于结束。9月28日,杨敏被押解回武安市公安局。在杨敏的供述中,此案的谜底终于被揭开。

  斗转星移,时间跨进2010年8月,新任武安市公安局长杨俊海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侯向前对近年来的未破命案逐案进行梳理,逐案、逐人成立专案组。

  数年中,武安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换了多任,午汲刑警中队民警也换了一茬又一茬,但警方从未放弃对杨敏的追捕。可是除了2007年秋的一天,有人举报杨敏曾在冶陶镇出现过,警方火速出击却无果而返外,杨敏却如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1985年,杨敏与方平(化名)喜结连理,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其间,方平在村里办了一家水泥厂,生活比较安定。

  回去后,警方紧锣密鼓制定了更加严密的侦破方案。局长杨俊海提出以情攻心术,用杨敏最关心的人和事打动她。局领导专门让办案民警请教语言、谈判、审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

  民警们立即开始行动,借着“人口普查”的名义,对杨敏的亲朋好友、社会关系进行了一次全方位的“大扫描”。虽然一无所获,但不久后传来一条有价值的信息,有人反映杨敏曾回过一次娘家。经仔细调查,杨敏当时的确想回娘家,但乘公共汽车到附近的冶陶镇冶陶村时,她就没敢再多走一步。虽然错失一次有利时机,但此信息至少证明杨敏还牵挂着家人。

  杨敏本以为支走小青,她的家就可以太平无忧,岂料婚姻保卫战刚刚胜利,经济危机接踵而至,水泥厂的倒闭为家里带来巨大危机,讨账者纷至沓来。

  经过10余天的寻找调查,警方在济源市的一个家属院里找到疑似杨敏的女人。见到警方,此人用河南口音不慌不忙地介绍自己名叫张宪贞,对警方的一些询问,她都很从容地回答。因为已经过去10来年的时间,虽经人秘密辨认,但仍不能确定此人是杨敏。

  于是,方平提出与杨敏离婚躲债。现在看来,离婚对杨敏来说有躲债的因素,对方平来讲就复杂得多。经济危机化解之后,方平到下白石路口开了一个补胎门市,与杨敏不再联络。杨敏有些恼火,她一直觉得自己与方平是明离婚暗躲债,丈夫怎么跟真离婚似的,于是她开始寻找方平。当杨敏费尽周折终于找到方平及其新开的门市时,她既震惊又愤怒:在方平的门市里她再度见到了小青。此时她才知道,小青一直和方平暗中有来往,并早已为其生了一个女儿,后送人抚养。而此时,小青又怀孕了。

  杨敏没有食言,尽心尽力照顾小青,让小青顺利生下了第二个女儿。小青也没有食言,坐完月子就回到娘家去了。当杨敏觉得终于可以恢复正常家庭生活之时,方平却玩起失踪,连店也关了。怀着不安,杨敏开始四处寻找方平。

  发现丈夫有婚外情后反抗无果,她忍辱负重,竟然还伺候“小三”坐月子,可痴心的付出仍唤不回丈夫远去的心,于是,她举起斧头用一种惨烈、愚昧、疯狂的方式捍卫千疮百孔的婚姻,杀死“小三”的同时也将自己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1999年11月10日上午,武安市公安局午汲刑警中队接到报警称,有人在徘徊镇上庄村南一个红薯窖内发现了一具女尸。

  “0391”不就是河南省济源市的长途区号嘛?民警们调查得知,杨敏的家人在济源市并无任何亲友,那么,济源市的这组电话号码应该是杨敏打来的。专案民警很快调出电话号码,发现都是与杨敏的儿女联系的。是谁在联系?

  一回生,二回熟,第三次见面,刑警王顺元、田春雷、郭宝书就跟“张宪贞”拉起家常,看似无实质内容,可在间隙中又有意无意地提及杨敏的女儿和儿子,“张宪贞”起初有意回避,但其多少有些不自然的表情被民警们看在眼中。于是他们又开始详细谈起杨敏子女的具体状况,“张宪贞”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河南口音也变成河北武安口音,哽咽的她终于松口:“我就是杨敏,我跟你们走。”

  专案民警一调查,发现找不到关于“张宪贞”这个名字的任何相关信息。而“张宪贞”本人仍辩称说自己是沧州人,自小没办过户口。该人讲出其父母的名字,民警到沧州市“刨根问底”,可“张宪贞”所称的父母已去世多年,其他的信息又查不出来。事情这么巧,还是“张宪贞”在撒谎?警方经过分析推理,决定再会“张宪贞”。

相关新闻推荐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