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协谴责歹徒袭击河北青年报副主编

  乐:他当时一直在打我的头部,我一直挣扎着想看他长什么样。我被打倒后,一边用双手护着头喊救命,一边不断地用脚踹他。

  乐:可能是出于本能吧,我踹他是想逼他没法靠近。当时我脑子里确实闪过一丝恐惧,害怕他手里拿着刀。如果对方是用刀行凶,恐怕我现在的情况会更危险。

  一名办案刑警透露,他这几天一直在北京参加公安部的相关案件调查,接到上级部门通知后,紧急请假从北京赶回石家庄,加入专案组参与调查乐倩遇袭案。

  下午2时左右,乐倩正在病房内和警员单独交流时,她的母亲来到医院。走出电梯口,乐倩母亲在乐倩同事的陪伴下快步向病房走去,脸上写满了担心。

  “前些日子我还在石家庄和她在一起,当时她正参与报社和舆论监督报道中被报道对象的协商。当时听说双方沟通的进程并不顺畅,我还提醒她要注意安全,没想到就真出事了。”谈到这里时,老人再次流出了眼泪。

  乐:应该有一定关系。我在石家庄这边的生活比较单一,没有什么私人恩怨,可能是和报社的舆论监督报道有关。我们现在也是积极配合警方,协助警方早日破案。

  乐倩(以下简称“乐”):当时太突然了,我的头被他用硬物击打,当时就倒在地上了。只听到他嘴里说着“让你报,让你报”,听声音是个男人。印象中是穿深色衣服,戴个帽子。

  中国记协国内部主任陈红十昨天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采访时表示,乐倩遇袭这件事,不是在采访现场发生的,而是在她下班以后,在家门口(非采访现场、非职业岗位)发生的,这跟过去在采访现场被阻被殴打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体现出新闻从业者这种职业的风险。

  陈红十表示,新的问题增加了记协对这个事件的关注度,中国记协会持续关注。作为行业组织,中国记协会对侵害新闻工作者合法权益的人和事坚决给予谴责,对被侵害者的权益坚决予以保护。

  乐倩告诉记者,自己受伤后,一直没敢和在北京的家人说,自己的母亲也是看了媒体的报道后,才知道具体情况的。

  今天上午,中国记协国内部维权服务处的工作人员赶到石家庄,到医院看望了住院治疗的乐倩。中国记协的工作人员表示,代表中国记协领导对乐倩表示慰问,祝愿乐倩早日康复。

  中国记协相关人士表示,中国记协强烈谴责凶徒的施暴行为,新闻维权工作遭遇新挑战,呼吁保障新闻工作者合法权益。

  今天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乐倩所住医院,由于不断有各界人士来看望乐倩,为了不打扰同病房病友的治疗和休息,乐倩今天已经被换到一个单独的病房治疗。

  我们做新闻的,是要为老百姓说话的,舆论监督是新闻记者和新闻单位的职责,我不会被这种报复和恐吓所吓倒,我相信我的同事们也不会。我们还会继续做好新闻工作,特别是舆论监督报道工作。

  “阿姨,乐乐(同事对乐倩的昵称)没事,您别太担心。”走进病房前,同事安慰着乐倩的母亲,老人说:“我得看到她,看到她我才放心啊……”

  今天上午,记者从石家庄市公安局获悉,由于乐倩遇袭案性质恶劣,石家庄警方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全力侦破此案,具体进展目前还不便透露。

  看到女儿脸上的伤口,乐倩母亲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妈妈,这么多朋友在呢,千万别哭啊,要不我也该哭了……”拉着妈妈的手,仍在忍受伤痛折磨的乐倩安慰起了母亲。

  “没事没事,我就是脸上有伤,双腿好着呢。”为了让妈妈放心,病床上的乐倩特意用力摆动了几下自己的双腿。“不行,我一定得看看!”母亲掀开被子,摸了摸女儿的双腿,看到确无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