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养蜂人在河北遇闹心事儿 200多箱蜜蜂莫名死

  在夫妻俩所住的帐篷旁,是一片摆放着200多箱蜂箱的山间空地。本来在这个时候,应该有成千上万只蜜蜂穿梭在蜂箱之间,往返于附近的树枝花丛。但眼前所见却是一派“凋零”景象。

  鲁柏山村位于灵寿县南燕川乡的深山。在这个村子里,有一处村民称为“高粱沟”的地方。每年六月初,就会有一批来自南方的职业养蜂人,不远千里带着数百箱蜜蜂,到“高粱沟”附近安营扎寨一个多月,采集山上的花蜜。浙江温州的金文源和徐四英夫妇今年已是第十次来到鲁柏山村。

  “来看看吧,小心点,现在所剩不多的蜜蜂都有些脾气暴躁,很可能会突然蜇人!”徐四英一边说着,一边引领着记者查看她家的蜂箱。

  浙江的金先生、徐女士夫妇正遭遇着前所未遇的悲剧。夫妇俩是职业养蜂人,每年6月会赶花期到石家庄灵寿县采蜜。6月5日清晨,他们发现200多箱蜜蜂正大批量死亡,初步统计,损失的蜜蜂价值25万余元,更错过了灵寿荆花蜜的丰产之年。

  她迅速报警,派出所民警赶到后进行了拍照,给当事人做了笔录。“在现场,我们能闻到很特殊的味道,在许多蜂箱上也有被喷东西的痕迹和味道。”徐四英说,我们怀疑有人对蜂箱喷了毒药,导致蜜蜂大量死亡。据了解,一箱蜂有上万只,在采蜜期,这样一箱蜂价值上千元,这200多箱蜜蜂,价值就超过25万元。

  看着满地死去的蜜蜂,这对职业养蜂夫妇忍不住失声痛哭。49岁的金文源从十几岁开始学习养蜂采蜜,23年前,徐四英嫁给金文源,随后夫妇俩开始一起养蜂赚钱。

  “每年6月,正值灵寿荆花花期,此时,灵寿县漫山遍野随处可见巨大的荆花树。我们就是看上了这里的荆花量大蜜多,所以每年都会来,已经有十来年了。”金文源说,每次在灵寿县他们会停留一个多月时间,蜜蜂采完蜂蜜,7月份会离开前往下一站采蜜点辽宁。而在辽宁之后他们还会去内蒙古,再然后到北京,等11月份去云南,3月份之后会去湖北或四川采蜜,然后去江苏,再然后去河南洛阳,之后就又绕回到河北灵寿……“我们养蜂人都是这样一年在外漂泊,很少有时间回家,家里有两个女儿和老母亲,女儿都在上学,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我们养蜂的收入。”

  据金文源介绍,他们这些职业养蜂人都是跟着各地的花期全国转。金文源、徐四英俩人每年6月都会来灵寿县放蜂采蜜,不仅是他们俩,还有许多养蜂人或老乡也会前来,大家分别在不同的乡村驻点采蜜。

  从蜂箱顶盖,到蜂箱内部,再到蜂箱所在的地面上,记者在200多个蜂箱周边转了一圈,视线中到处都是死掉的蜜蜂。而这些原本勤劳采蜜的蜜蜂,却都在6月4日夜里到6月5日清晨,莫名其妙地大量死亡。

  “我打开蜂箱让你看看。”徐四英随手掀开一个蜂箱盖子,将其中几扇巢框拿了出来。记者看到,巢框上并没有密密麻麻地爬满蜜蜂,而在蜂箱底部,则堆满了一层又一层的死蜂。

  当天,灵寿县收蜂蜜的尚先生也赶来安慰。据他介绍,金先生夫妇人很好,和周围村民关系也不错。“遗憾的是这些没死的蜜蜂,如果它们沾过药,采了蜜也不敢收,准备将蜂箱和剩余的蜜蜂烧掉,再考虑买蜜蜂,看看能否赶上下一站辽宁的花期。”金先生说。

  记者在现场看到,距离帐篷较近的几处蜂箱没有太多死蜂,但由于事后这些蜜蜂乱窜,这些损失较小的蜂箱也不敢用了。“现在谁说得清这些有没有问题,就算没事,再采蜂蜜也没人敢收了。”金文源说。

  除了临近帐篷的几个蜂箱上空有一些不停飞舞的蜜蜂之外,空地上大量蜂箱附近,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十只蜜蜂在来回舞动。记者走近蜂箱一看,在蜂箱底部及地面上,是厚厚的一层蜜蜂尸体。

  这起大量死蜂事件让记者想起了近期刊发的一篇新闻。从5月27日开始,石市全面启动了林木食叶害虫飞机喷药防治工作。在此期间,全市辖区的高速公路、滹沱河两岸的防护林带和13个县区内的绿色通道、成片林和部分村庄,将会使用飞机喷洒“灭幼脲三号”杀虫剂,对美国白蛾、杨扇舟蛾、杨小舟蛾、槐尺蛾等林木食叶害虫进行综合防治。该工作启动之初,本报就进行了相关报道。同时,飞防部门也表示将会印发飞防通告和明白纸,对蜂、蚕等养殖户提前告知。那么,金文源夫妇所遇到的情况,是否与此次飞防作业有关呢?

  “根据市里的要求,我们选定了一定范围的作业区域,鲁柏山村肯定接触不到杀虫剂。”牛站长称,“灭幼脲三号”杀虫剂通过阻碍幼虫蜕皮,使虫体发育不正常而死,属于低毒杀虫剂,对人、畜和植物安全,并且不杀成虫。因此,该杀虫剂对于蜜蜂成虫也不会有多大影响。牛站长表示,金文源夫妇的遭遇肯定与近期的飞防工作无关。

  今年,金先生夫妇来得稍早了几天,5月24日到的灵寿县,固定在鲁柏山村放蜂采蜜。近10天时间,仅采到2吨多蜂蜜,没想到荆花刚刚进入丰产期,就出了事。“正常情况下,两天收一回蜜,一回就有2吨多,而且今年赶上灵寿荆花高产,这一个多月至少能采20多吨蜂蜜,这下别说采蜜,我所有的蜂箱和蜜蜂都完了。”徐四英哭着说。

  昨日11时许,本报记者驾车穿过狭窄崎岖的山路,最终在村民的指点下才找到了金文源和爱人所在的养蜂点。此时,金文源和徐四英正在和几个老乡聊着天,大家的脸上一片愁云。

  从另一方面来说,由于发生了蜜蜂大批死亡的状况,金文源夫妻下一步去另一城市采蜜的计划也遇到了不小的阻碍。重新购买蜂箱和蜜蜂,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这次突发的事件,严重干扰了夫妻二人一年的采蜜行程。所谓“吃一堑长一智”,在接下来的采蜜过程中,该如何保护好蜜蜂,如何应对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是金文源和徐四英等职业养蜂人应该好好考虑的问题。

  6月4日金文源夫妇都是夜里10点多休息的,当时也没发现异常。“6月5日清晨5点半起床,发现帐篷外的水盆里有很多死去的蜜蜂,我觉得不对劲儿,绕到帐篷前的蜂箱去看,发现死去的蜜蜂铺在地上盖了厚厚一层,当时我就蒙了。”徐四英说。

  据灵寿县林业部门的飞防站牛站长介绍,灵寿县境内的飞防工作已于6月1日全部结束。此次喷洒“灭幼脲三号”杀虫剂的作业区域中,并没有鲁柏山村。

  记者昨日在现场见到了再次来调查的民警。据了解,此前,民警已将样本带走进行检验,寻找蜜蜂大量死亡的原因,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想到此次的巨大损失,金文源和徐四英都深感无奈。首先,虽然夫妻二人养蜂多年,但从未办理过任何形式的相关保险,也就是说,数十万元的经济损失,只有在公安部门破获案件后,夫妻俩才有可能去寻求赔偿。其次,由于事发现场属于临时搭建而成,不仅没有对所有蜂箱设置安防措施,金文源等人也未安装任何监控录像设备,根本无法了解6月4日晚上至5日清晨,帐篷外是否发生过异常情况或者曾有陌生人来过,这也让公安部门的调查相对困难。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