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评论】重判导游游客就能逃过“高低床”

  尽管明知道团费不够旅游成本,不少地接社仍然积极争抢客源,奥妙就在于地接社还有别的赚钱渠道。不论“低价游、高价购”套路有多深,这点是明摆着的。因此,对游客来说,要逃过“高低床”,除了寄望于打击、重判,更重要的是擦亮眼睛,随时提醒和告诫自己少去贪图便宜,少指望“天上掉下馅饼”。(李强)

  打击“低价游”理应全国一盘棋。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云南对地接社和导游打击力度大了,可是上游组团社被追究责任的相对较少。下游打击固然重要,但上游问题没有得到治理,意味着“低价游”这颗“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燃爆。因为“高价购”的利益诱惑,就有可能不顾一切甚至玩命介入,就像马克思说的“当利润达到10%时,便有人蠢蠢欲动,利润达到50%的时候,有人敢于铤而走险……”

  低价游,高价购。一高一低,组合成旅游的“高低床”。可此床非彼床,谁遇上算谁倒霉。就以本案的原告为例,一路上遭遇“不消费不给房卡,不购物斥责辱骂”、“不购物,赶到另外一辆车上”等一重又一重惊心动魄的“宰”。

  有竞争,价格战就在所难免,出现了连机票钱都不够的“低价游”,链条的上下游就会依托“高价购”实现扭亏为盈,亏本的生意没人愿意做,道理就这么简单。组团社、地接社、导游、购物店,已织成一个难以撼动的利益联盟。游客想逃过“高低床”,即使躲过了导游,但并不代表可以躲过组团社,何况还有其他方面,尤其还有一个紧盯游客腰包不放的利益联盟。

  重判导游,让人确实解恨。那些为旅游而蠢蠢欲动者,没准因此案的宣判而报以乐观:谁强迫交易就重判谁,看谁还敢搞“低价游,高价购”?不过聚焦此案的具体案情,这样的乐观就有可能动摇甚至出现颠覆性改变。

  我们可以尽情疾呼“谁强迫交易就重判谁”,但要知道,办理这样的案件远比想象的要复杂很多。证人分散、不愿作证,一些与案件有关联的人员和公司有意回避调查;为收集相关证据,先后派出7个工作组,分赴全国5个省市的7个地区,找齐所有游客和相关人员……这当中充满太多的变数,调查难以进行,取证不顺利,都极有可能导致导游“强迫了就强迫了”。

  今年6月,云南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人民法院对被告人李某强迫交易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对被告人李某以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据悉,这是云南省首例导游因为涉嫌强制游客购物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7月18日《人民日报》)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