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工人报:沙河矿难暴露童工泛滥

  通过采访童工小周、其他矿工以及医生,记者竟得到了令人十分心痛的消息,在沙河白塔镇附近的小煤矿、小铁矿中,从事井下开采作业的18岁以下的未成年矿工竟达上百人,其中还包括大量年龄未满16岁的童工,这些孩子由于缺乏专业采矿技能,矿主只让其在巷道内开矿车、进行井下抽水等简单工作,工资待遇很低,劳动强度却极大,每天要连续在井下工作18个小时。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相关规定,年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的劳动者是未成年工,用人单位不得安排未成年工从事矿山井下、有毒有害、国家规定的第四级体力劳动强度的劳动和其他禁忌从事的劳动。

  据医生讲,小周刚被送来时,严重缺氧,生命垂危,多次抢救才活过来,估计完全康复还要一段时间,这么小的孩子受这个罪,真太可怜了。

  “在没有采取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让井上的亲人下去救人,结果一个也没有回来!”矿难4天来,死难矿工家属杨长桂、杨长青始终沉浸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尽管两姐妹眼泪一直不停地顺着脸颊流淌,好几次因泣不成声而中断谈话,但她们对矿主事发后让矿工下井营救表达了极大的愤慨。

  据了解,沙河铁矿火灾事故的抢险救援工作,已持续进行4天,从各地抽调来的抢险救援队已顺利完成井下搜查任务,陆续撤回,剩余本地几家抢险队开始有针对性地进行井下最后的排查、搜救。事故中被困人数最多的金鼎矿从23日凌晨开始排水,目前进一步搜救工作还在紧张进行,整体搜救工作大概在24日凌晨全部完成。

  据姐姐杨长桂介绍,他们是陕西省紫阳县红椿镇人,在这里干活已经4年多了,她的丈夫刘建富和弟弟杨成文都是金鼎矿业公司西郝庄的矿工。20日事发时,弟弟杨长文刚下夜班,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就被矿井的负责人叫去矿上救人。两位亲人赶到矿井口后,杨长文看到烟雾太大,感到十分危险(杨在武安采矿时有过一次在火灾事故中救人的经历)建议先不要下去,但矿上有关负责人不听,仍坚持让下去救人。20日9时许,矿长秦广山带领8名矿山工作人员在没戴氧气瓶等任何防护工具情况下,就冒着浓浓的烟雾下井救人去了,结果走到第5个作业平面,就全部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

  历经劫难、死里逃生的小周,看到生人还明显有些拘谨,眼睛不时眨巴着,说话时,稚嫩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与其年龄不相符的“老成”。小周白白的小脸显得很可爱,只有粗糙的、指甲缝里充满黑泥的大手,方能体现他是一名小矿工。

  几许怜悯,几分同情,让记者下意识接近了稚嫩的小周。据小周讲,他是陕西紫阳人,从没上过一天学。3个月前,在其亲戚的介绍下,他来到沙河市的金鼎矿做抽水工,月工资800元。主要工作就是在矿井下抽水、看水,给各个矿井工地及时排水,他每天要在200多米的井下连续工作16个小时。虽然年纪小,他的“工龄”并不短,2年前他就在矿井上打杂了。

  一会儿工夫,有五六名矿工倒了,害怕的他蜷缩在一角,突然就睡着了,醒来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浑身打着冷战……

  ■记者李建辉王书军沙河现场报道昨天,记者从沙河矿难抢险指挥部了解到,发生在沙河铁矿的特大火灾事故,井下受困人数已增加到116人,其中死亡61人,生还51人,4人下落不明,但最终受困人数的多少只有待全面搜救工作结束后才能确定,最后的搜救正在紧张进行。死伤者的善后工作已全面进入协商阶段。与此同时,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派出的事故调查小组也已经进驻沙河市,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

  昨日上午,记者在沙河市医院采访获救矿工时,竟然发现了一名未满15周岁的小矿工周成平,稚气未脱的他已经在医院病床上躺了3天,打着吊瓶,面容憔悴,与周围其他被救治的矿工比起来,显得很是刺眼。

  据胡春兴介绍,总人数之所以有所增加,一方面是矿上原本的管理问题所致,另一方面是因为在矿难发生时,一些矿长与负责排水、绞机的矿工同时遇难,被困矿工总人数无法得到准确统计,目前已有50余名遇难矿工身份被确定。

  沙河市委宣传部部长胡春兴告诉记者,沙河市有关部门已经成立了六个善后工作组,分别在沙河二十冶宾馆、新城招待所、西冯村军港酒店、新城棉麻招待所和沙河市粮食局招待所等6个地点设立遇难矿工家属接待点,由沙河市政府全面进行抚恤赔偿工作。待遇难矿工的身份认定后,有关部门将对其家属予以不低于国家标准的合理赔偿,尽可能让遇难矿工家属满意。对于个别已购买保险的矿工,保险公司已经介入,进行身份认定、审理、理赔等工作。同时,有关部门已对五名矿主实施监控,五个矿井的账户也已被冻结。

  他说,来到金鼎矿工作的第二天,在没有任何培训的情况下,他便第一次被带入百米深的井下抽水,他的脸当时都吓白了。每天16个小时以上的持续井下劳动让他难以忍受,但是为了挣钱邮给家里,他都忍了,面对矿主的打骂以及随时可能被淹死、砸死的危险,他也感觉无所谓了。

  当记者问他病好后有何打算,他说“当然还回井上了,我马上就要采矿了。”面对记者的疑问,他憨憨一笑说:“我还要挣钱娶媳妇呢,有了钱就会有老婆,死也不怕!”

  “事故发生时,如果救援措施得力和搜救及时的话,被困矿工获救的几率会更大,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死亡。”在现场,一名姓王的矿工介绍说:“火灾事故20日早晨8时就发生了,可矿井有关负责人是在控制不住事态的情况下,直到上午11时才向沙河市有关方面通报。”

  据小周说,出事当天上午,他已经在井下呆了10多个小时,快睡着了,一直强忍着工作,当时井下有20多个矿工。8点刚过,他突然打了一个冷战,感觉味道不对,有股浓浓的焦糊味,呼吸越来越困难。不一会儿,他看到周围已经有矿工开始晕倒了,吓得他不知所措,在井下来回挪动……

  “我的父母都60多岁了,现在一下子儿子、女婿都没了,我们不敢把噩耗告诉他们,怕老人精神和身体上受不了,等过一段时间,再慢慢给他们解释吧!”妹妹杨长青哽咽地说:“等事情处理完后,我们都准备回家了,挣再多钱也不干这活了!这次事故惊动了党中央和国家领导,相信上级领导能给我们这些遇难者家属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

相关产品推荐

关注我们

秒速时时彩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